9·18国耻到底有多耻?

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2019-06-25 15:39

  这个张作霖的宝贝疙瘩,起步虽晚发展速度却狂飙,1922年挂牌,六年后就有了两万人规模八千台机器,

  水平有多强?德国机器产日制,完备兵工培训学校,还有“科学研究会”,生产学习研发一条龙,日本陆军甲种师团有的,歪把子极强13式重机枪160榴弹炮?日本敢有东三省兵工厂就敢造!日本鬼子没有的,比如二战欧洲熟脸——奥地利100轻榴弹炮,照样造!

  独立研发能力也飙升,开发240毫米榴弹巨炮,还有载重两吨的“民生”汽车,全是中国工业开天辟地头一次。产量更新高,年产六万支,火炮150门。东北易帜后,好些日本军国分子才会歇斯底里:东三省兵工厂从此装备多少中队!

  但9·18一声炮响,东三省兵工厂第二天深夜沦陷,库存的十万五十门枪炮,全给关东军送了礼。而后被改造成“奉天”,最多时有三万工人。成了侵华日军的主要生产基地。仅飞机炸弹就年产250公斤,八年抗战扔在中国的日本炸弹,好些都是奉天造!

  1944年,美国空军将这里轰炸到完全瘫痪。1945年,拍马杀到的苏联红军,把厂房里的残存机器全数搬空炸毁。这个时代中火工业的希望之土,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干保险队出身的张作霖,咋会有海权意识?其实是揍出来的,第一次直奉战争,直系军阀的铁甲炮船,在秦皇岛大战里,把张作霖几乎轰到崩溃,晚上连灯都不敢开。炸的眼冒金星的张作霖也就下定决心:你有?我也要有!

  张作霖只要下决心,事情通常突飞猛进。以吉林黑龙江的江防舰队为班底,外带慧眼识人,选中海军将才沈鸿烈出任司令,从此苦心经营。还办起了海军学院——东三省航警学校。这所学校抗战年代先后迁到宜昌和万县,一直不屈不挠的存在。是弱小的中国海军最顽强的造血机,好些浴血沙场的抗战海军将士,都是从这里走出!

  而迅速强的,却是东北海军实力,除了大力买船添炮,又兼并了渤海舰队。最鼎盛时代,拥有大小舰只二十一艘,3.22万吨位,占到中华海军的四分之三。
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的沈鸿烈还脑洞大开,成立了“海上飞行队”,即舰载飞机攻击群,以镇海号战舰为母舰,搭载两架水上飞机,专门执行侦查和轰炸任务。堪称近代中国海军,最早的山寨航母。

  九一八爆发,“不抵抗”令下,东北海军的内河江防舰队,也就悲催落入日寇之手。此后这支强大的海军,更经过了多次拆分和血战。1937年日军侵占青岛,“山寨航母”的镇海号,也就愤然自沉于青岛小港码头。而在淞沪会战中,东北海军的“海圻”号和“海琛”号也自沉于江阴要塞。钢铁之躯,悲壮捐于抗战烈火之中!

  从此之后,建空军这事,张家父子下了血本,论投入的力度,远远要比海军大。张学良亲自担任东北空军“飞鹏队”队长,买飞机建航校等大事,样样都往狠了办。

  单说东北飞行员,1925年的时候,就选出二十八个尖子,送到法国接受特训。而后在法国突飞猛进的技术,连骄横的欧洲空军都服气,竟还有人来挖墙角。

  同样高精尖的,更是技术装备,上基本以法国意大利飞机为主,更有自家改装战机,号称辽F1,是吸取德国法国两家战机优点研发而成,追近欧洲水平。

  而更叫国内其他空军队伍羡慕的,却是实战经验。在中东路大战里死磕过强大苏联空军,那是见过世界的大阵仗!

  等到1931年,东北空军已经拥有三百架飞机,外带大批历经淬炼的飞行员,堪称有经验有装备有技术,公认中国空军最强力量。谁知9月18日晚,枕戈待旦的东北空军,突然收到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严令:日军,不准抵抗!事后证明,这是要了命的命令!

  第二天深夜,毫无防备的沈阳东塔机场,先被日军一小时轰炸,然后兵不血刃占领,三百架飞机外带刚从捷克运到的飞机机件,全数成了日军的战利品。那些中国的东北空军飞行员们,从此如离巢的战鹰般各奔东西,分属不同的部队浴血抗日战场。但强大的东北空军,就这样以一种最窝囊的方式断送了。

  二十年前,央视电视剧《长天烽火》中,老戏骨刘威扮演的东北籍飞行大队长,怀揣一张残缺中国地图壮烈殉国的情景,曾经惹下多少观众热泪。而这一幕,应是多少东北军飞行员共同的悲怆哀叹!

  东三省兵工厂,东北海军,这俩个奉系集团当年金光闪闪的招牌,背后都有一位强人沉默的忙碌——杨宇霆!

  身为张作霖的左膀右臂,张学良的“老叔”,杨宇霆在各类剧中,基本都是奸角,但在东北发展史上,却是劳苦功高:东北海军是他最先提出,沈鸿烈是他极力推荐。东三省兵工厂,更是他任厂长时一手经营强大。武器研发和强大生产成果,全是他心血。

  为啥憎恨?因为杨宇霆不但能干,更能赖,比如明明答应了日本的铁路特权,倒手就修了战备公路,轻松就叫日本人白忙活。至于多次和日本谈判,更把谈判功夫耍到极致,经常把日本人牵着鼻子走,闹到头来一场空。

  如此人物,自然叫日本人恨到家。甚至日本人办的《盛京日报》上,专门有专栏骂杨宇霆。恨他这事,地球人都知道!

  所以当张作霖殉难皇姑屯时,日本人当时的奋斗目标,也就十分坚定。以学者白井胜美总结说:“绝对憎恨杨宇霆,反对他掌握东三省政权。”后果都知道,不但如愿,还超额如愿。杨宇霆非但没掌握政权,更被张学良毙了!

  两年以后,九一八事变震惊世界,大师胡适,更是惊愕间忆起了杨宇霆:如果杨宇霆活着,“东北四省必不会如此轻易失掉”!

  当天夜里,风风火火向东北军传达这个命令的,正是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。东北军第七旅旅长王以哲,遭到日军攻击后紧急打电话,请求部队还击,说不还击就被打死了。谁知却等来荣臻一句无耻的回答:“不准抵抗,不准动,把枪放在库房里,挺着死。”

  无耻的命令,也就有了悲惨的后果:好些士兵真的原地不动,躺在床上直挺挺被日军用刺刀捅死。还有士兵仓皇逃跑,被日军追着打死。这场面,几十年后好些日本老兵都感慨:他们怎么不还手呢?

  传达命令的荣臻,九一八事变四年后晋升中将,抗战爆发后投向日伪,一度做过伪河北省长,做了小有名气的汉奸。

  而在这场国难里,辽宁省主席臧式毅,更是成了笑话。沈阳都被占领了,他还傻不拉几的说“日军的演习也快结束了吧”。而后他被日军软禁,随后沦为汉奸,老母为此愤然自尽。再以后日本投降,他在苏联被好些年,1956年才狼狈送回来。

  而看看那天东北军高层都在干啥,就知道日本选择这天办大事,得有多精明:东北军代理司令官张作相,当天正在锦州给老父治丧,参谋长荣臻却在给老爹做寿,正喝的花天酒地。黑龙江省主席万福麟更远在北平,就没一个在工作岗位的。

  到底是谁下的不抵抗命令?早年的老电影里说是蒋介石,后来也出来各种翻案说法。而在学者唐德刚采访张学良时,晚年张学良也给出了最客观的回答。

  以张学良自己回忆,九一八事变当天,他老人家正在北平戏院看戏耍乐。而后接到电话,说日本了。随后张学良电话请示南京国民政府,接电话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熊斌,传达蒋介石命令:不能打。

  而且张学良更承认,别说九一八,自从他当家后,东北军一直都是这个风格。哪怕日本兵再挑衅,东北兵也不能还手。原话是“任你捣蛋,老子就是不反抗”。如此习惯,延续到九一八,终于酿就奇耻大辱!

  为啥要这思路?几年以后,张学良和军阀阎锡山也争论过这事。面对阎锡山的质问,张学良回答说:国民政府对待日本,不是一直都这样吗?都是这么息事宁人,你看之前济南惨案闹那样,不也是没还手吗?我哪知道日本人会突然闹那么大?辩解完了还表个决心:“当年我要知道日本是这样的来头,我这个人敢把天戳个窟窿,我还不敢和他们干吗?”

  不但张学良自己这么说,当时的《大公报》,也少有的给张学良一句话喊冤:“无论是谁,当时处在张学良那地位上,也得这么办。”

  今天是“九一八”事变86周年,86年来,最爱君从各种书本中看到的说法是:1931年9月18日夜,日军进攻东北军沈阳北大营挑起事变,蒋介石则于当晚下令“不抵抗”,以致随后日军迅速攻陷东北。

  还原历史,多年后解密的《蒋介石日记》,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完全不同的窗口:事实上,1931年9月18日,当天蒋介石早起后,首先与宋美龄前去谒拜了中山陵,然后参加国府会议,讨论工厂检查法等问题;上午9时半,高效的蒋介石已经登上永绥舰,从南京走水路,赶赴南昌督师“剿匪”了。

  “下午,研究地图,看《中山全集》。筹划对粤、对匪策略。一、对粤,决令十九路军先占潮汕,十八军集中赣南。余再宣言,以第一、二、三届委员为四届委员。余在四中全会引咎辞职,而嘱陈、蒋、蔡等应之。如果不从,则以武力牵制之。对匪决取包围策略,以重兵掩护修路,以大款赶修大路,待路成再剿,否则,欲速不达,应难见效也。”

  当时,1931年初,蒋介石因为政见分歧,软禁了元老、立法院院长胡汉民,导致;当年5月,汪精卫、孙科、陈济棠等人在广州另外成立国民政府,与南京对立;此外,1931年4月,蒋介石又令何应钦调集军队“围剿”江西——“九一八事变”当天,实际上,他正忙着想这两件事,根本没想到日军悍然发动了事变。

  事实上,“九一八事变”当晚及次日,起初以为这不过是一宗“小事”的张学良,根本没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,因此也没有联系蒋介石,一直到1931年9月19日当晚,蒋介石才从上海方面获悉“九一八事变”,随即马上向张学良发去了一封电报:

  “北平张副司令勋鉴:良密。(9月19日)中刻抵南昌。接沪电,知日兵昨夜进攻沈阳。据东京消息,日以我军有拆毁铁路之计划,其籍口如此,请向外宣传时对此应力辟之。近情盼时刻电告。蒋中正叩。皓戌。”

  上述电报中的“皓”,指的是19日;“戌”指的是21时至23时之间。这封电报,手迹的原件至今仍然留存,它与留存的蒋介石日记等文本一起相互印照,也成为澄清历史的最佳文本。

  “今天早晨躺在床上没起来,胡思乱想,想到东北的人们对于我个人的问题,这不单是感情的问题了,真叫我惭愧无地,难过的了不得。说起抗战阶段,我是毫无贡献。当年在东北时,以前是承老人(指父亲张作霖,最爱君注)的余润,后来我不过执政三年,不但对地方没有造福·····九一八的事变,判断的错误,应付的错误,致成‘不抵抗’,而使东北同胞水深火热十四年,今天他们反而对我如此的热诚,这可真叫我太难过了!”

  实际上,“九一八事变”时,作为东北军的总司令和东北三省的实际统治者,作为地方军阀独霸一方的张学良,尽管名义上归顺中央,但实际上他才是东北三省的最高统治者。就像无法指挥当时山西的阎锡山、广西的李宗仁和白崇禧一样,蒋介石在当时,顶多只能在名义上,而不可能在实际上掌控和命令东北军。

  从西安事变后的1936年底到1990年,张学良一直被蒋介石和随后的政府下令软禁,1990年被解禁后,张学良接受了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、历史学者唐德刚的访问,长达54年的被软禁生涯,按理说,他应该是最恨蒋介石的人,但张学良却选择了坦承历史,并且“郑重声明”说,“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。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,不是的,绝对不是的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给你讲这个不抵抗的事情。当时,因为奉天与日本的关系很紧张,发生了中村事件等好几个事情。那时我就有了关于日本方面的情报,说日本要来挑衅,想接着挑衅来扩大双方的矛盾。明白吗?我已经有了这样的情报。所以,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。我下的所谓不抵抗命令,是指你不要跟他冲突,他来挑衅,你离开它,躲开它。”

  在1990年的这次访问中,历史学家唐德刚起初听到非常诧异,以为自己听错了,连忙问说:“我们听了五十多年了,都是这个说法呢?都说是蒋公给你的指令呢!”对此张学良连连摇头说:“不是,不是,不是的。这事不该政府的事,也不该蒋公的事。”

  事实上,从1928年父亲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后,张学良就一直对日本人畏惧如虎。而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整个东北的沦陷有一个长达三个多月的过程,但张学良却一直下令东北军步步退缩。

  据张学良本人回忆,“九一八事变”当晚,这个纨绔公子哥当时正在北平养病初愈(当时他仍然没有戒掉毒瘾),当晚他请了英国大使去看梅兰芳唱戏,日军挑衅消息传来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太当回事,因此对东北军“我嘱切戒我军勿乱动”(见张学良自传《杂忆随感漫录》)。

  “九一八事变”第二天,1931年9月19日下午2时半,张学良接受了记者的访问,说“昨夜接到沈电,惊悉中日冲突事件。惟东北既无抵抗之力量,亦无开战之理由,已经由沈,严饬(东北军)其绝对不抵抗,尽任日军所为。”

  面对张学良的步步退缩和“不抵抗”,当时任国民政府总监的吴铁城也万分着急,并致电蒋介石报告:

  一直到1931年12月21日,日军分三路进攻东北重镇锦州,对此作为东北军最高掌控者的张学良仍然不打算抵抗,对此,他致电当时东北军第一军司令于学忠,说:“自不能以锦州之军固守,应使撤进(山海)关内。”

  当时,蒋介石已经于六天前的1931年12月15日,由于党争辞去了国民政府主席、陆海空军总司令、行政院长等职务,对于锦州面临的紧迫形势,接手的以汪精卫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,急电张学良“应尽力之所能及,积极抵抗”,尽管与日军稍微接了下火,但张学良还是于1932年1月2日,命令东北军放弃了锦州,退入山海关内,至此,东北完全沦陷。

  “是我们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的。我当时判断日本人不会占领全中国,我没认清他们的侵略意图,所以尽量避免刺激日本人,不给他扩大战事的借口。‘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’是我下的指令,与蒋介石无关。”

  在于历史学家唐德刚的访谈中,张学良也坦然承认了,他自己才是当年命令东北军放弃抵抗的真正命令者,因为也只有他,才有这个权力指挥得动东北军:

  至此,到1990年代初期,其实历史早已大白,但为什么我们读到的历史,却仍然在延续以前的谎言呢?

  实际上在1928年北伐“济南惨案”(1928年5月,日军出兵阻挠北伐,并北伐军民17000多人)之后,蒋介石就一直在寻思“灭倭方法”,在1928年5月的日记中,蒋介石写道:

  “九一八事变”发生后,与作为纨绔公子哥、吸毒、看戏的张学良不同,曾经赴日留学、熟悉日本、熟悉军事的蒋介石,迅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在1931年9月19日的日记中他写道:

  “昨晚倭寇无故攻击我沈阳兵工厂·····是其欲乘此粤拟叛变(指汪精卫等在广州另外成立国民政府),内部之机会,据有我之东三省矣!····天灾匪祸,相逼而来,速我危亡乎!余所恃者,惟此一片血诚。明知危亡在即,亦惟有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。”

  “闻沈阳、长春、营口被倭寇强占以后,心神不宁,如丧考妣。苟为吾祖宗吾之子孙,则不收回东北,永无人格矣!小子勉之!”

  1937年9月21日,蒋介石迅速返回南京,并确定了“团结内部,统一中国,抵御倭寇,注重外交,唤醒国民,还我东北”的方针,而这,也是蒋介石调整内外政策的起点。

  9月22日,南京市员举行抗日救国大会,蒋介石在会上发表演说,声“国存与存,国亡与亡。”会上,蒋介石还回忆起1928年北伐时济南惨案的情景:“我在日本炮火之中,不止一次。倭寇在济南炮击机射,余身实倭炮中遗留不死之物。”当天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众乃益悲,因知爱国者多,而甘者少,国事尚可为也。”

  “如果直接交涉或地方交涉,则必无良果。我不能任其鸱张,决与之死战,以定最后之存亡。与其不战而亡,不如战而亡,以存我中华民族之人格。”

  “持此复仇之志,奋吾吞虏之气。兄弟阋墙,外御其侮。愿我同胞团结一致,在中国领导指挥之下。坚忍刻苦,生聚教训,严守秩序,服从纪律,期于十年之内,湔雪今日无上之耻辱,完成国民之大业。”

  1931年10月,蒋介石与部下商量备战计划,考虑如果与日本开战,南京陷落,则国民政府计划迁都洛阳,当年10月11日,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:“余决心既定,不论各国态度与国际联会结果如何,为保障国土与公理计,任何牺牲在所不惜,且非与日本决战,中国断难完成也。”当年11月17日,蒋介石更是在日记中明确写道:“余决心统师北上抗日。”

  “余不下野,则必北进与倭寇决战。虽无战胜之理,然留民族人格与精神于历史,以期引起太平洋之战争,而谋国家之复兴。”

  但到了1931年12月15日,由于在与汪精卫等人的党争中失败,蒋介石辞去了国民政府主席、陆海空军总司令、行政院长等职务,这也是他的第二次下野;不久后,蒋介石再次掌握军队,此后,他开始秘密广泛动员备战抗日,为未来的抗战秘密制定了《重工业建设计划》、《战时燃料及石油统制计划》等措施,并广泛调查人口、资源,采购德火,在全国备战整修要塞、军港,为国防建设和抗战秘密筹划。

  此后,抗战果然沿着他的战略构想,通过“以空间换时间”等重大牺牲,最终在中民的奋力抵抗下“引起太平洋之战争”,通过与盟国的通力协作,最终打败了日本侵略者,实现了蒋介石所谋划的“国家之复兴。”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
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Power by DedeCms
本网站由大众网版权所有